不快逆流

「车流很慢,但我不介意。我已经拿到了一份签了字的坦白书。我已经拿到了你的笔记本。我已经将你那忠心耿耿的搭档装进了一个证据袋中。我正迎着落日开车回家。五号公路沿线的低矮光束穿过我汽车的茶色挡风玻璃闯了进来。我的周围一片光亮。」

我想起m小姐最后的话了。她说,那边没有人。河的对岸没有人,那里本该有些什么,我们的视线望过去,应该有什么会返回来,风吹过,该有什么在抵抗,可是那里既没有能用来抵抗的东西也没有抵抗的灵魂。没有什么令人慰藉的,希望根本就不存在,那是野草都无法生长的荒芜之地。

晚上十点十五分。距离你工作上的同事答应给你回应已经过去四个小时有余,这期间你通过网络对话窗口给对方发了两条消息,一条在九点十三分,一条在九点五十三分。就像石沉大海一样。白炽灯亮在头顶上,电脑的液晶屏在闪,时不时跳出一个警告的窗口,提醒你坏了的电池该送修了。科技让夜晚不再被黑暗笼罩,但你仍然清楚已经过了给对方打电话的最佳时机,更何况对方正在休产假,虽然已经休了五个月了。


你开始思考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你开始思考你那讨人嫌的上司,她总是为了自己的目的不厌其烦地在不合适的时间点打扰别人,她得不到别人的喜欢,是活该。可你也从未把要得到别人的喜欢当做一个目标。你知道你来这干活不是为了...

季节

《冬》


就像可乐中上浮的冰块

我吃进气泡又吐出

温度逐渐上升,至冰点

全部离开液体表面

这里是无人的荒野

没有风,没有日光

像陶瓷撞上坚硬的石

落下一小撮细碎的白色

我在空气里寻找落脚点

永远回不去同一个地方


《夏》


你吃吃地笑

指着天边对我说,

太阳落山啦


我就向着你手指的方向

一路奔跑,一路喘息

直到太阳落在我的手心

耳后却传来吃吃的笑

原来是你坐在太阳上

指着我手心里的月亮


补一条被lofter莫名其妙和谐掉的歌词翻译

MIDNIGHT POOL【ねこむら】

MIDNIGHT POOL

きみと浮く 緩い水
無重力の波間
とわの なつの さがよ
息の音 泡にして
何小節かあと
柔く 揺らぐ リズム

ライトひとつだけ灯して
ルーズリーフの歌うたう
いとおしいきみの走り書き
しらない世界への旅立ち
わたしに意味を与えてくれる
息継ぎだってさせてくれる
あなたの音のなかに
いつもわたしを探すの

青い姿はまるで人魚のよう
軽薄なポップスも
溶かしてしまうだろう
こっちへおいでよ
歌を聴かせてよ
唯一のその声に
身をゆだねていたいのさ

きみと浮く 緩い水
無重力の波間
とわの なつの さがよ
息の音 泡にして
何小節かあと
柔く 揺らぐ リズム

五線譜にたゆたう月ときみ
迷わず飛び込む底なしのプール
血液の中の電子たち...

© 不快逆流 | Powered by LOFTER